当前位置:主页 > 检察风采 >
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
投稿单位:未知  编辑:乐彩客彩票  发布日期:2018-08-30 19:42

      那一刻,我的眼眶里溢满泪水,我的胸腔里积满怒火,我的内心里充满压抑……我想让泪水敞开流淌,我想宣泄心中的愤怒,我想疯狂的大声咆哮,我想……但我不能,我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人民检察官。

       坐在我面前的小女孩文静、漂亮,一副稚气未脱的学生模样,她叫真真(化名),刚满14岁。14岁,本该是无忧无虑、对世界和未来充满美好憧憬的年华。而她的世界里却是另一副模样在11岁遭人性侵,在她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创痛,而在之后长达4年的时间里,她的噩梦从未停止,还经常受到威胁、恐吓和殴打。迫于压力和恐惧,她一直未敢向人透露。若非母亲发现异常,再三追问,她才道出实情,很难想象她的噩梦还会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   真真母亲在选择报案的同时,内心也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,她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,而更令她无法容忍的是,那个对真真身心侵害长达4年之久的恶魔,居然是真真的亲生父亲……
 

       我不愿过多描述那位恶父,他的行为已经丧失人性,不可饶恕,他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,身陷囹圄是他唯一的归宿。
 

       作为本案的承办检察官,更出于女人的本能,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真真,她还处于未成年人的懵懂阶段,身心的创痛尚未愈合,转瞬间却又面临家庭的破碎,诸多的不幸一下子降临到她一个孩子身上,她柔弱的膀臂和稚幼的内心如何能承受?

       最令我担忧的情况还是出现了,真真的情绪异常低落,精神恍惚、心神不宁,不愿与人交流,排斥一切事物,害怕回到家里,到后来,她甚至产生了弃学的念头。
 

       真真家在农村,父亲收监,靠母亲一个人苦苦支撑起这个家,家里还有一个年幼的妹妹需人照看。而每次与真真母亲交流,她都显得毫无主张,大多时候都是以泪洗面。
 

       我以家长的名义去学校拜访了真真的班主任,真真班主任告诉我,真真近段时间的学习成绩每况愈下,屡有旷课现象,找她多次谈话,但交流起来十分困难,孩子存在严重的抵触情绪。我跟班主任解释说是真真正与家里人闹矛盾,难免情绪波动,还望老师多关照,有啥情况及时与我联系沟通,并互留了通讯方式。
 

       我把真真约出来,单独做了几次心理辅导,但收效甚微。她的抵触情绪依然很强,心理阴霾依然很重。这使我明白,如果不能很好的打通她心理上的那道防护屏障,一切努力也许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  “真真,姐想跟你商量个事儿。”
 

       真真抬起头,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。
 

      “这个周末我加班。你知道一个人加班该有多无聊。反正你周末闲着没事儿,不如来给姐做个伴。”我用一种既是商量、又让人无法回绝的口气说道。
 

       真真没吱声,愣愣的呆了几秒钟,没答应,也没拒绝。但我坚信,她不会失约。
 

       到了周末,真真如约而至。我给了真真三个选择:看杂志,上网,给我做助手。真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给我做助手,这让我非常欣喜。
 

       我一边忙着自己手里的活,一边不停地让真真忙前跑后,真真倒也乐此不疲。我有意无意地会与她聊上几句,专挑一些中学生们感兴趣的话题。真真由一开始的附和应对,逐渐的也谈一些自己的观点看法,虽然只有寥寥数语,但我知道,这是打开她心结的最有效途径。
 

       忙完手里的活,已经到了吃饭时间,我要了两份外卖,我们边吃边聊。
 

      “真真我得好好谢谢你,本来我一天的工作,有你帮忙,半天就做完了。而且有你做搭档,我也不觉寂寞了。”我笑盈盈地注视着真真。 
 

       真真抬起头,很腼腆地冲我笑笑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真脸上绽放出笑容,以往灰暗的目光里也闪烁出些许的光泽。
 

       我带真真去看了场电影。在送真真回家的路上天色已经很晚了。真真突然问道:“旭姐,你为啥对我这么好?”
 

      “因为我是你姐呀!因为我们是朋友呀!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
 

       真真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很认真地点点头。
 

      “真真你记住了,”我就着话题继续说:“以后你就是我小妹,我就是你大姐,心里有啥委屈、怨恨,只管跟姐说,姐会给你做主的。而且我向你保证,你有个做检察官的姐姐给你撑腰,以后谁也不敢欺负你。”
 

      真真没有吱声,沉默良久,眼眶里溢出了泪水。

      我将车停靠在路边,拿手轻轻抚在她柔弱的肩膀上。
 

      真真像是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失声痛哭起来……
 

      我将真真轻轻揽在自己怀里。那一刻,我的心是疼的,可怜的孩子,无数个备受煎熬的日日夜夜,痛苦、迷茫、伤心、无助、恐惧、甚至绝望,她都是一个人默默承受。
 

      我唯一欣慰的是我和真真之间终于建立了信任和友谊。这对医治她内心的创痛,帮助她摆脱心理上的阴影,逐渐树立自信、自爱和自强的信念有着积极的作用。这也是我计划的初衷。
 

      我和真真约定每个周末来办公室给我作伴,实则是给她做心理辅导。但我绝对不会提及“心理辅导”这样类别的词句,更要避免让她意识到这是心理辅导。真真很敏感,一旦出现抵触情绪那将前功尽弃。我把“谈话”变成了“交流”,与她交流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词汇都会用心酝酿斟酌再三,只怕一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痛处。但小心翼翼中又不失对她的热情。我们一起吃饭,一起逛街,一起看电影……俨然一对忘年闺蜜。

      我与真真的班主任通了电话,得到的反馈是真真的情绪有所好转,交流起来不再那么困难,学习成绩虽然不再下滑,但中招在即,以她现在的成绩不太乐观,建议找辅导老师进行课外辅导。
 

      以真真现在的家庭状况,花钱聘请辅导老师不太现实。我决定亲自来辅导她,这也更有助于完成我对她的心理辅导计划。不得不说,真真是个听话的孩子,也很聪明,经过一段时期的辅导,她的学习成绩有了跨越式的提高,但她的外语成绩却一直上不去,而且差距很大。我决定给她找一位专业的外语辅导老师,咨询了几家教育机构,最低的也要6000多元的收费,这已经超出了我这个工薪阶层的承受范围。我求助于几家社会公益机构,由他们帮忙,很快招募到一名自愿帮助真真辅导外语的志愿者,费用全免。这让我既欣喜又感动。真真也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,变得更加努力了。
 

      今年夏天,真真如愿被一所高中录取。
 

     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真真母亲和她的一名亲属举着一面锦旗,提着两盒礼品,兴高采烈的来到召陵区检察院。我和未检科的姐妹们迎上前去,接过他们的心意。那一刻,我百感交集……

      我给真真买了份礼品,表示祝贺。真真看上去非常开心,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嚷嚷着非要我给她签名。我借用民国才女林徽因赠友人的一句话作为寄语,送与真真:“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”。
 

     (本文根据召陵区检察院未检科科长陈玮旭口述整理)





编辑:乐彩客彩票  投稿单位:未知 
栏目列表
图片新闻
热点新闻